男儿从获刑十年到无罪开释:以后每年都回家过年

无罪后的马戏团长:以后每年都回家过年,不论多远

  原标题:二审大逆转!跨省演出获刑10年的马戏团主终审无罪

  原标题:马戏团长跨省运虎狮一审判10年二审无罪

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曾独家报道并引发广泛关注的河北沧州马戏团运输野生动物涉罪案,12月8日上午迎来逆转:沈阳市中院二审宣判:马戏团长李荣庆和执行团长李瑞生二人无罪。去年12月28日,沈阳市浑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两人10年和8年的有期徒刑。

图片 1案发前,马戏团团长李荣庆在演出中。受访者供图

李荣庆:1989年生,河北沧州人

  “刑罚是一种最严厉的法律制裁方法,谨慎适用刑罚是社会的普遍共识”,刑事辩护律师许兰亭就此案认为,从刑法的谦抑性角度来看,当刑法对某一行为规定的不够明确,行为是否入罪存疑,当有其他法律足以抑制某种违法行为时,就不能将其规定为犯罪。

  本报曾独家报道并引发广泛关注的河北沧州马戏团运输野生动物涉罪案(新京报1月6日报道),昨日上午迎来逆转:沈阳市中院二审宣判:马戏团团长李荣庆和执行团长李瑞生二人无罪。去年12月28日,沈阳市浑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两人10年和8年的有期徒刑。

职业:河北省东光县国豪马戏杂技艺术团团长

图片 2▲今年6月,被取保候审的李荣庆(左)与李瑞生(右)持释放证明书离开看守所。
    受访者供图

  堂兄弟开马戏团 跨省表演被抓

家庭成员:父母,妻子,还有两个儿子

图片 3▲沈阳市中院终审判决李荣庆和李瑞生无罪。    
受访者供图

  27岁的李荣庆与李瑞生是堂兄弟,均来自河北沧州市。2015年,两人注册公司成立了马戏团,2016年5月,开始到各地进行表演。由于自己的公司没有驯养演出的动物,李荣庆与李瑞生便花钱向另外两家公司租用了表演时需要使用的老虎、狮子、猴子等动物。

过去的一年多,河北沧州人李荣庆的命运像坐了一回过山车,从被判十年徒刑到无罪开释。

  堂兄弟开马戏团 跨省表演被抓

  去年7月份,两兄弟前往辽宁演出后被当地公安抓获,随即,家人接到电话被告知,两人涉嫌犯罪。

他火了。自取保候审后,不下三十家媒体采访过李荣庆,记者们的电话他记了一串。

  27岁的李荣庆与李瑞生是堂兄弟,均来自河北沧州市。2015年,两人注册公司成立了马戏团,2016年5月,开始到各地进行表演。

  根据检方指控,2016年5月末至2016年7月末,李荣庆、李瑞生明知其没有办理运输野生动物的相关手续,仍将共同经营的马戏团动物从安徽宿州市运输到辽宁沈阳浑南区,途经河北省沧州市、辽宁省大连市、辽宁省葫芦岛市等地。

没人知道,李荣庆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他是舞狮队的一员。那一年,他还称不上新闻人物。

图片 4

  经鉴定,运输动物有虎1只、狮子3只、黑熊1只、猕猴1只,虎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猕猴、熊被列为二级野生保护动物;狮子被列入在《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

李荣庆当了15年的马戏团团长,11年都是在外过年。今年,他原本打算陪家人好好过个年,奈何山东德州市杂技团的一位朋友数次邀他出山,他这才于小年这天(2月8日,腊月二十三)带着一队人马赶赴邹城。

图片 5▲李荣庆所经营马戏团的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和营业执照。    
受访者供图

  检方认为,李荣庆、李瑞生非法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二人刑事责任。

李荣庆个头不高,背微驼,但身姿矫健。而立之年,却已半头白发,好在他浓眉,还留有两撇小胡子,显得有精气神儿。

  由于自己的公司没有驯养演出的动物,李荣庆与李瑞生便花钱向另
外两家公司租用了表演时需要使用的老虎、狮子、猴子等动物。

  去年12月28日,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沈阳市浑南区法院认为,二被告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一审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李荣庆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万元,以同样的罪名判处李瑞生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0万元。

2018年2月16日(农历戊戌年正月初一)早上三点多,河北沧州东光县的李营盘村,万象更新的一年伴着鞭炮声走来。李荣庆给年迈的父母磕完头,吃了五个饺子。不到五个小时后,他又出现在离家三百公里远的邹城。

图片 6

  二审检方建议无罪 法院改判

正月初一是马戏团正式开演的日子,三场演出,他是团长,得盯着。“以后每年我都要回家过年,不论演出地离家多远,”李荣庆语气坚定。

图片 6▲李荣庆所经营马戏团借用动物的驯养繁殖许可证。    
受访者供图

  宣判后,兄弟两人于2017年1月提出上诉。2017年12月6日,该案在沈阳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后,兄弟二人的辩护律师均作了无罪辩护。据参与庭审的人员表示,公诉人在庭审结束前,也向法院提出建议,改判李氏兄弟无罪。

牢狱之灾

  去年7月份左右,两兄弟随后前往辽宁演出后被当地公安抓获,随即,家人接到电话被告知,两人涉嫌犯罪。

  沈阳市中院审理后认为,李荣庆、李瑞生共同经营的马戏团,在未办理相关运输许可手续的情况下,运输濒危、野生动物用于马戏团表演的事实清楚,但依照二审期间生效实施的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出县境的,已无需经政府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故李氏兄弟运输具有合法驯养繁殖许可的野生动物的行为不再具有刑事违法性,不符合《刑法》有关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构成要件,不应认定为犯罪。

活不进监狱,死不入地狱——李荣庆的人生信条差点打破。

  根据检方指控,2016年5月末至2016年7月末,李荣庆、李瑞生明知其没有办理运输野生动物的相关手续,仍将共同经营的马戏团动物从安徽宿州市运输到辽宁沈阳浑南区,途经河北省沧州市、辽宁省大连市、辽宁省葫芦岛市等地。

  沈阳市中院二审后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李荣庆、李瑞生无罪。

故事发生在辽宁沈阳,主角起初是小他一岁的堂弟李瑞生。事发前,李荣庆告诫堂弟不要去沈阳演出,他曾在哪里被黑过,演出完客户不给钱还打人。想将来另立门户的李瑞生没有听哥哥的劝阻,带着一队人马来到沈阳。

  经鉴定,运输动物有虎1只、狮子3只、黑熊1只、猕猴1只,虎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猕猴、熊被列为二级野生保护动
物;狮子被列入在《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

  ■ 对话

2016年7月下旬,时值盛夏,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祝家镇祝家屯大雨不停,镇上的喇叭里还喊着暴雨红色预警。李瑞生只能窝在车里干着急,演出用的狮子老虎等动物在笼子里显得无精打采。

  检方认为,李荣庆、李瑞生非法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二人刑事责任。

  李荣庆:受审时获400余同行援助

四天后,李瑞生清楚记得是7月26日,雨霁天晴,这意味着可以搭帐篷演出了。

  去年12月28日,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沈阳市浑南区法院认为,二被告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
生动物及其制品,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二被告人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但李瑞生是自首,李荣庆如实供述罪行,法院对二人分别从轻减轻处罚。

  昨天宣判后,新京报联系到了案件当事人之一、马戏团团长李荣庆。李荣庆表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全国400多家马戏团同行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令他非常感激。

然而,故事刚刚开始。当天晚上七点多,他被镇上的森林公安传唤后就没回来。

  浑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李荣庆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万元,以同样的罪名判处李瑞生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0万元。

  新京报:马戏团的现况怎么样?

晚上十点多,李瑞生的手机接打不通。徒弟谢天急了,他给远在沧州演出的李荣庆打了电话。

图片 8▲沈阳市浑南区法院一审判决书。     受访者供图

  李荣庆:所有的东西被扣押了,有一部分之前卖了,因为一审判了10年,听说时间那么久,就把东西折现,把员工遣散了。现在还有3只狮子、1只老虎、1只狗熊、1只猴子和4只小狗,目前这些被当地公安扣押,在动物园暂时养着,我们准备要求把这些动物返还。

李荣庆连夜带着营业执照、驯养繁殖证、野生动物运输证的原件,开车赶往几百公里以外的沈阳。

  二审检方建议无罪 法院改判

  新京报:后续有什么打算?还准备申请国家赔偿吗?

他没料到事情后来的走向,还打算带着妻儿在那里玩几天。

  宣判后,兄弟两人于2017年1月提出上诉。2017年12月6日,该案在沈阳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后,兄弟二人的辩护律师均作了无罪辩护。

  李荣庆:准备一步一步操作,把马戏团再重新办起来,动物们也一年多没演出了,需要熟悉环境,明年五一前后应该就可以整场演出了。我们肯定还会全国巡演,马戏是中国的传统文艺,肯定要面向全国。我准备申请国家赔偿,赔下来的钱也投入到马戏团的建设上。

判决书显示,因涉嫌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李瑞生于2016年7月28日被沈阳市森林公安局刑事拘留。次日,李荣庆被刑事拘留。

  对于无罪辩护的观点,刑事辩护律师许兰亭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
,就立法本意而言,为防止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生命受到威胁,刑法重点打击的是非法交易及其过程中的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行为。刑法之所以将“运输”行为纳入到犯罪中来,一方面是因为运输是收购和出售的重要环节;另一方面是因为在私人运输过程中,容易导致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死亡。

  新京报:家里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事情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了李家人的想象。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