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余南平:G20峰会与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大转型

美联储星期三做了今年以来的第三次加息,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25个基点。加息通常是经济复苏、好转的标志,美国今年GDP预计增长2.5%,失业率预计4.1%,这些数据在美国都可以当成“喜讯”看待,美国社会的经济信心在增强。
从2008年爆发全面金融危机到现在,过去了9年,如何全面评价这9年呢?
第一,美国经济显然已经度过了最困难时期,现在是什么状态,暂时亢奋或全面复苏,尚难下定论。但是美国经济在向上走,内在张力开始新的释放,而且它的向好趋势比西方大多数国家都更强劲,又是让人印象深刻的。
第二,与2008年相比,美国的相对实力和影响力呈现下降趋势,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总的来说走得更快,积蓄了更多力量。美国经济最近几年的恢复还不是扭转这一趋势层面上的,新世纪以来世界经济增长的格局性变化仍在持续。
第三,美国走出金融危机谷底的过程还是相当平稳的。美国内部没出剧烈动荡,其在西方世界的绝对领导力也未被撼动,换句话说,金融危机本身没有造成它大的战略损失,美国的自我修复能力、消化危机的能力还是相当了得的。
第四,特朗普当选总统显示美国社会不断积累的长期焦虑,它更多来自新兴国家的竞争压力,以及公众对美国一些根深蒂固问题得不到解决的绝望。美国熟练摆脱一场金融危机已经不在话下,但是其竞争力的战略性塌陷又看不到解决的可能性,国家既“惯性地好着”,又变得前所未有的平庸,社会信心有时像是有,但有时又显得疲沓沓的。
美国经济增长的逐渐恢复和在高处的整体停滞引来了针对它的诸多评价,关于它“正在衰落”的说法和认为它“越来越强大”都显得凿凿有据,让很多普通人听了无所适从。
在我们看来,美国能快速走出严重危机,而且波澜不惊的,确实展示了那个国家非等闲之辈。它不应被视为是一个“正在衰落”的大国,它有把发展惯性继续下去、通过一些局部调整在很长时间里保持相对战略优势的能力。美国的承受力很强,这会在很多情况不逮的时候帮助它。
但是9年了,世界在变化,美国应对危机的做法基本上是老一套。货币宽松,举借外债,增加赤字,等等。美国经济在复苏,但复苏的动力来自于哪里,功劳是哪个总统的,都说不太清楚。奥巴马总统下大力气做成的事情,特朗普上任不到一年基本把它们全废掉了。美国不像有构建共识开展决定性改革的能力,它仍在依赖惯性的力量。
鉴于美国有利用老办法摆脱一般性危机的能力,但又无力开展以调整利益格局为代价的深刻改革,新兴国家如果能够长期保持高于美国的增长能力,或者做不到这一点,将是未来全球经济格局如何变化的主要线索。
中美经济竞争的格局逐渐形成。中国切不可低估了美国保持惯性强大的能力,同时也无须在美国的强大面前感到窒息。中国认真做好自己的事情,把自己的发展潜力一步步释放出来,我国在经济战略上的主动性必将有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

改革能力影响国家实力

来源:人民日报 2016-10-16 阎学通


  进入21世纪后,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对国际政治秩序的主导能力相对下降,而中国伴随着经济高速增长和综合实力快速提升,对国际秩序的影响力大大增强。怎样看待这一现象?美国学者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分析了世界帝国走向衰败的原因,就是帝国的过度扩张。这一理论可以解释历史上众多帝国衰败的过程,但解释不了一个国家如何才能变得强盛。

  中国学者比较早地开始研究“崛起的困境”,即崛起国从原来不是主导国变成主导国的过程中面临哪些困难以及怎样去克服。从美国来讲,不管是在军事上、经济上还是科技发展上,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按照原来一些西方学者的预期,美国的软硬实力都比中国强,两国综合实力差距会不断拉大。然而,现实是两国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原因在哪里?这是一个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中国古代思想家管子有一句话:“夫国大而政小者,国从其政;国小而政大者,国益大。”意思是说国家实力很强大,但如果政治领导是弱的,就会把这个国家引向衰败;国家虽不强大,如果有了强大领导,弱国就会变成强国。

  国际格局的变化实际上是国家之间的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也就是国家强弱发生了变化。有的国家发展快,有的国家发展慢,这是由不均衡发展规律决定的。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出现相对衰落,中国发展速度加快。这里面有很多深层次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两个国家的领导力不一样,领导国家进行改革的能力不一样。应该说,奥巴马改革意愿强烈,但其推动改革的能力不足,改革政策能够真正落实下来的部分并不多。

  国家实力增长很大程度上来源于这个国家的改革能力。以前的弱国能够发展起来,进而成为强国,靠的主要是该国领导能力强,也就是不断进行改革的能力强。改革就是及时发现政策中的错误并及时纠正。如果改革多、落实好,那么,这个国家的实力增长就会很快。反过来,如果一个国家不改革,实力增长就会停滞。而若一国采取倒退的政策,其实力将加快衰败。发展中国家要实现崛起,必须有强有力的领导,并不断地进行改革。美国要维持其霸权,也要不断进行改革。但现实情况是,美国的政治运行慢慢固化,纠错能力不断弱化,从而在国内难以改变许多弊端,在外交上屡屡发生战略失误。特朗普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就是美国民众对政府无力推动改革的不满。

  今天中国的发展带来国际格局的变化,即冷战后美国一超独大的局面有所改变。冷战之后,在国际关系研究中出现了“综合国力”概念。一些学者认为国家的强弱应当从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综合衡量,而这些实力都是以经济实力为基础的。直到今天,这个观点仍有市场,许多人评判国家地位和国际事件仍然从经济力量和经济利益的角度去理解。然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这样的观点不能完全解释今天国际社会的许多现象,需要从新的角度去观察。比如,在反恐战争中,美国以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都无法全面赢得战争,经济力量并没有起到决定作用。

  在国际上,人们不仅注意到中美经济力量差距在缩小,而且对两种政治制度的看法也在发生变化。有西方学者反思,西方民主制度这么好,怎么就不能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摆脱出来?中国被认为是不符合西方民主制度的国家,却是摆脱国际金融危机最快的,这是为什么?实际上,美国的制度对美国发展成世界超级强国起了很大作用,但并不能保障美国的霸主地位永远维持下去。美国制度对美国崛起有积极作用,但这种成功也成为其不愿改革的主要原因。由于制度模式化了,改革难度加大,现行制度逐渐不适应时代变化。时代、技术、人的观念、社会环境、生活水平等都在变,如果制度不变,不落后是不可能的,不阻碍国家实力增长是不可能的。

  实践证明,中国的发展强大得益于中国比较强的改革能力。与时俱进是中国人深信的道理,从战略角度讲,高明的战略是与时俱进的战略。采取改革与开放两个并行的政策,一个国家就具备了崛起的强大动力。

  

编辑:苑苑

2017年G20峰会于7月7日至8日在德国汉堡举行,会议的主题由主席国德国确定为“塑造联通的世界”,而G20的工作口号也定义为:重构韧性、改善可持续性、承担责任。从会议的主题与工作内容来看,较之去年杭州峰会主题“构建创新、活动、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而言,持续贯穿的主题是“联动-联通”,而新增的工作重点则是重构韧性、可持续性与责任性。而在微妙的用词变化中,我们可以悟到世界政治经济在过去不到一年间,发生了哪些深刻的结构性变化?我们又能看到哪些全球性结构性的转型?

首先,较之去年杭州峰会背景环境不同的是,在过去不到一年间,G20国家中的部分西方国家随着国内大选的完成,其国内政治结构和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典型的以美国大选后“非建制派”总统特朗普的上台为标示。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战略,以总统令的形式退出亚太12个国家谈判多年达成的TPP协议,并以“双边”而非“多边”的战略,试图重塑全球和美国国际贸易结构,包括美国对于“巴黎协定”的退出……美国这些连续的政策变化表明,由于国际政治结构的变化,同时又在新生共识还没有提出和达成的情况下,既有的国际社会传统共识已经发生了分歧、甚至发生了破裂,而这些分歧与破裂恰恰还发生在传统共识最强、纽带最深的跨大西洋两岸之间。因此,今年的G20不同于过往的G20,如何在政治认识分离和分裂认识中,秉承G20的宗旨,为全球经济可持续增长注入新动力与新活力,并达成共识?不仅是本次G20汉堡峰会的一大挑战,同时也是对G20机制未来长期有效性的一个考验,而这一切似乎并不像汉堡峰会主题定义的“塑造联通的世界”那么简单,联通是物理和地理结构上的?还是认识和理念上的?这完全取决于与会国家的共同努力。

其次,从全球经济结构来看,目前的全球经济与去年杭州G20峰会时候相比,也发生了一些结构性变化。从欧洲方向来看,PMI指标显示欧洲主要国家的经济历经了痛苦的债务调整和高失业率的折磨后,复苏的迹象相对比较显著,笼罩在欧洲主要国家头顶的债务阴影虽然没有完全散去,但已经摆脱了过去几年乌云压顶的危机;而美国则已经在率先复苏的经济道路上继续前行,开始走上加息的道路,美联储甚至将联储缩表正式提上议事日程;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也经历并正在进行着产能结构性调整和金融降杠杆,经济增长表现态势良好,结构调整积极主动。而就在全球经济似乎已经完全摆脱危机阴影,走上健康增长之路时,今年汉堡峰会主席国德国提出将工作重心聚焦于“重构韧性”和“可持续性”。这表明在全球经济复苏的较靓丽数据中,还隐含着一些未来的不确定性和潜在风险,全球经济的韧性有待加强,增长的可持续性尚待检验。具体来说,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主要贸易大国美国以“双边”优先自身模式处理国际贸易问题,是否会引发全球范围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浪潮而影响全球贸易增长?美联储的加息和缩表又将如何影响未来全球资本流动与平衡,甚至包括G20国家中的个别国家,其受国际资本流动而影响的公共财政抗风险能力是否强大?这一切均有待于未来的检验。因此,在不确定和结构转型、调整中的全球经济,如何以共同努力构建以主要经济体结构性韧性和发展可持续性,显然是本届G20峰会需要讨论和回答的问题,而德国中欧债危机中的表现与中国抗击全球金融危机中韧性,很显然为G20国家作出了表率。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